临苏

磕cp/团饭/兴吹但不唯/杂食动物

记梗 ABO 勋兴only all兴友情向

AB恋 世勋A兴兴B
世勋因为误会加脑补过度以为兴兴是个装B的O,并且因为兴兴不给碰脖子而愈发坚定了这种想法,但却又很欣赏这个独立的O。担心兴兴不喜欢暴露身份,于是只是暗戳戳地追求。
兴兴是B但是却能闻到世勋信息素的味道,但自己并没有意识到那是信息素,还觉得这个A很奇怪为什么天天喷香水。对世勋大概就是我把你当兄弟结果你却想标记我?

好吧,我觉得我自己也是奇葩,ABO设定下非得写AB恋(◍•̅ ȷ̫ •̅◍)
因为个人不太喜欢有的AO的那种模式,再加上这篇文也有吐槽ABO的倾向,所以,大部分人的性别大概会是B……毕竟我也无法想象比小甜兴更受的样子惹(:з」∠)_
不喜欢性别歧视,文中会出现这样那样的...

还没有参加就已经完成了😂你们真的不考虑把表白数调高点嘛?
总之,叶不修生快哦ヾ(Ő∀Ő๑)ノ

记那些不可言说的小心思

起名废所以就不要管标题了。主博晴,有原创人物,没错其实就是玩家。

ps本篇大概还会有个源博雅视角

月光如水,庭院中树影斑驳,一人独坐案前,面前放着三四杯盏。蓦然,一阵推门声响起,那人回首看去,柔和一笑。
“啊,晴明,怎么那么晚了还不睡?”平常疯疯癫癫的寮主此时竟显得异常安静,不知是月色太美,还是她身上披着的羽织太素净。
“寮主不也没睡吗?”晴明将面前的残酒倒去,收了酒具。
“说好了,叫我缭绘就好。哎?怎么?不准备请我喝一盅吗?”少女敛了敛衣摆,在晴明身边坐下,两人之间隔着些许间距,显得既不生疏又不失礼,让晴明觉得刚好。他知道,自家寮主向来如此,总是贴心得不留痕迹。
“小姑娘家家的,还是不要喝酒的好...

记 回平安京的第一天

回归阴阳师,发个段子纪念下,我希望有后续,但结果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_(:_」∠)_
基本上抽到谁才会写谁,所以不用安利我茨木的西皮了,狗崽也只是我想想罢了。

我是雪女,没错,就是唯一爱着你们的那个SR。今天,像我那群同伴一样,我被召到了平安京。但是,和我同伴不一样的是,眼前等着我的人类并不像同伴说的那样满脸惊喜或者好奇,而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,在我显出模样之前就悠悠道:“雪女姐姐,好久不见啊。”
可能,我家寮主和别人家的真不太一样。
她会哭唧唧地和我说:“雪啊,是阿妈对不起你,阿妈没法给你月见装啊QAQ。”她也会意味深长地拉着我的手说:“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雪女,虽然你很爱我,你也不能和我家晴明对着...

大鱼海棠 破罐子破摔似的放梗

2.灵鼠
——是我算计了你,呵。
——你不后悔吗?就这样放她离开?不怨吗?
——后悔?我还有什么资格后悔怨恨?要不是我执意带她回来,她也不会不得见光明,不会寂寞地生活在黑暗中,过着与我承诺给她的完全相反的生活。
——可是终归还是分开了啊,机关算尽,你也还是没能和她在一起,何必?
——一起?哼,能有一个人回到那个美丽的人间,能够自在地活着就够了。至少她还能快乐。
——嘻,终于到了人间了啊。这种感觉,阳光!多久没有看见了呢? 自从决定与你在一起,我就再也没能看见光明。
——你一个人来到人间又能怎样呢?
——我啊,不是来到人间哦,我是回到了人间啊。 ——灵婆这么为你,你怎么能!
——呵,我走了,起码他...

大鱼海棠 脑洞.1

人物是大鱼海棠的,OOC是我的:-D

脑洞大开,圈地自萌,不喜勿入:-D

另,有的台词真的记不清了,见谅。

灵婆×鼠婆子(我执着地认为灵婆是个男的)

01.

灵婆看着少女的背影,不由出神,在漫长的记忆中,似乎也存在过一个这样的身影。那样决绝而又喜悦,不知险恶,不惧天罚。他也和她一般,不甘心就这样放弃,总是想着,再试一次。而那换来的,又是什么呢?不是什么债都可以还清的,不是什么事情只要努力就可以成功的。最可悲的事不是他欠她良多,而是他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,只能越欠越多。他轻抚跳到怀中的猫咪,走进如升楼,楼中放着无数灵魂,却唯独没有她的,他养了那么多猫,却连一只老鼠都抓不到。...

我认识他认识的很早,在他还只是个歌手的时候就认识他了:-D

看了大鱼海棠,全篇都在看我松子哥,但出场太少,然后就是在找白泽,然而并没有找到。而且莫名觉得爷爷奶奶很可怜,死都不得安宁。全程一直在纠结到底哪个是男主,因为鲲人形太少,湫又深情得不行。听讲有种解释是湫是天神,为了椿做了和椿为了鲲做的一样的事,背弃了族人与自己神的身份。照这么说我就能理解他的行为了——此身本就为你而存,你若不得欢颜,我便不存在。那他为椿做的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,他抛下一切只为了和椿在一起,如果椿不再与他同行,旅途便没有存在的意义。代入这种解释后,突然有一种轮回的感觉,上古有大椿者,八千岁为春,八千岁为秋,一季一季,不过轮回。照这样想,不知道鲲会不会爱上别人:-D所以,我想对椿说:“...

大鱼海棠私设(圈地自萌)

①湫为天神,为椿放弃一切,但椿却忘记了一切。

②湫与灵婆来自同样的地方,做了同样的事。

③湫继任后养的全是白猫。每天穿着红衣,白发几近及地,脸上贴着一张画有巨大眼睛的白纸。

④湫重生在椿的世界,也有过成人礼,那时遇见了鲲。

© 临苏 | Powered by LOFTER